丁霸&丁麻「寫」意的日常

情未了,「毛」迷心竅(18禁!)

雙丁麻麻6864 views

我與「毛毛先生」之間是這樣開始的,「床伴關係」。

 

自我有記憶開始,毛毛先生便伴我左右,睡在他身旁總能使我睡得特別安穩。長大以後只剩我倆單獨躺在床上,他也不曾對我「毛」手「毛」腳,反倒是我對毛毛先生的特殊觸感愛不釋手,總喜歡用手指搓揉他,但他總是「揉」懷不亂,一副正「毛」君子的模樣,讓我更想突破他的防線,將他掐成一堆硬硬的突起,單用食指感受那帶點硬漢風格的柔軟,天啊!我真的好喜歡他,幸虧毛毛先生把持得住,我們之間向來發乎情止乎禮,不曾越界。

 

毛毛先生與我的相處十分輕鬆自在,他從來不跟我一起吃飯或是去喝一杯,我也從來不會為他精心打扮,我們總在夜晚相會,總約好共枕而眠,我們之間沒有以愛為名的種種束縛,純粹維持一種「上床睡覺」的關係。唯獨「洗澡」常使我們爭執不下,我不喜歡讓毛毛先生洗澡,因為洗完「手感」會不好,且洗澡後總要花上好幾天重新培養我與他之間「柔軟感情」,但我們終究也是撐過來了。

 

與毛毛先生在床上的契合度愈來愈高,我們之間的感情日益深厚,毛毛先生不僅暖我的床還暖我的心,我心中所有不想為外人知的壞念頭,他一字也不曾對外人洩漏過,他總是穩穩地接住我所有情緒,不會批評也不亂給意見,不曾有人像他這麼了解我,儘管許多人都說我們不配,但我們無懼旁人不祝福我們的眼光,仍是「摸」得火熱。

 

然而毛毛先生年老「毛」衰,不僅步入「掉毛危機」且日益消瘦,愈來愈常有人譏笑毛毛先生又髒又醜,甚至向我介紹許多新款毛毛欲取「毛」而代之,但我與毛毛先生早已私定終生,除非「人」枯「毛」爛,否則我們絕不分開。

 

但愛管閒事的人就是那麼多,有回趁著替他洗澡的名義,欲強行將我們拆散。我發了狂似地去垃圾桶裡將「殘毛」能尋回多少是多少,更對眾人發下警語:「誰要敢再動你一根「毛」,我就跟他把命拚。」這下眾人才明白了我是鐵了心的要將毛毛先生留下,甚至發現一種現代保鮮方式,不僅快速方便且保證「原毛原味」。

 

「毛毛先生」,情必近於癡而始真,我對你當真是動了真感情。你專情又大度,即便我床上多了三位男性,你仍是留下一個專屬於我的位置,你不只碰觸了我生命的每個進程,更包裹了我成長中的每個美麗與哀愁。雖然你掉毛症狀不見好轉,可我還是能夠藉由撫摸「稀疏的你」獲得歡愉、慰藉的重生能量。我會繼續「手」護你,我們之間不淋漓盡致不痛快,即使「毛」掉光了心還在。

 

 

 

後記

丁霸:「你花了那麼久的時間,好不容易將粉絲團經營到三位數字(雖然很少),你有必要玩那麼大嗎?」
丁麻:「我相信我的粉絲都是理智的啦,而且誰沒有小被被過」
丁霸:「但沒有人像你這樣把它留到現在」(充滿嫌棄的眼神)
丁麻:「我早就知道你看毛毛先生不爽」
丁霸:「你對他的愛太特殊,會把人嚇跑」
丁麻:「我還可以放大絕,放比基尼照!」
丁霸:「我看還是不要好了」
丁麻:「為什麼?這種的有市場啊」
丁霸:「那是年輕妹妹,文青大嬸是沒有市場的,po了你粉絲少得更快」
丁麻:「那不po比基尼照,但我不能讓毛毛先生委屈不出場啊,畢竟我們相依為命那麼久,我要替他平反一下,我還替他寫了一首歌呢!你聽」

有人問我你究竟是哪裡好,這麼多年我還「丟」不了~~~
再貴的牌子也比不上你的「毛」,沒「摸」過你的人不會明瞭。
(丁麻的毛迷心竅)

丁霸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..,真的沒有人要摸」😒

 

情必近於痴始為真       語出張潮<幽夢影>,譯文:情感要到如痴如醉,不能自已時才是真情。

雙丁麻麻
我是雙丁麻麻,二位「小」孩的母親。 目前正努力將生活中的小人小事、小情小愛化做文字紀錄,在看似漫長無比的「小」人生裡,藉著親子共讀讓我們母子三人的生活增添許多滋味!希望妳也趕快一起加入【繪本x生活x幸福】的愉悅氛圍!